fbpx
h761 「人外的黃昏」(Ράγκναροκ) 約900年前 人類的「黑暗時期」到來

天使種「理性之楔」的破碎,導致自然界種族間和種族內無差別的廝殺蔓延至大陸全土,人類被迫退守並聚居到更安全的村落。雖然在死於戰火的人並不多,但是因為食物短缺和密集傳播的瘟疫,大陸上的人口還是銳減到100萬以下。

在恐懼之下,出現了一批將消失的天使種尊為神的代行者的宗教——克里斯汀神教,「黃昏末世說」與「救贖之旅」開始成為了艱難時期的思維主流。大多數人對未來抱以悲觀,不相信人類在殘暴魔物的侵襲下能存活下來,只有虔誠的祈禱,讓天使種重新降臨人間,在天使的庇佑下才能躲過人類末日的到來。對人外的恐懼與天使的敬畏始終統治人們的信仰。

h790-1050 「人外的黃昏」的影響趨於沈靜

各個居住圈湧出了一些勇敢的先驅(大多數是食不果腹的較低階層和奴隸),決定離開安全的地區,向廣闊的北部大陸進發。他們拖家帶口,大約組建了一支3000人的先遣隊,成為最初的冒險者。一些大膽的冒險者開始積極嘗試馴養一些野獸系的人外,證明並相信人外是可以馴服為人類所用的,雖然因為本性兇暴難以馴化,並沒有取得進一步的發展;而對魔物的恐怖與天使的信仰繼續在(主要是留守居住圈的)人類社會中發酵,「克里斯汀神教」淪為統治階級的工具。以上兩種對於魔物截然不同的新舊觀念,以及持有這兩種觀點的人群在地位格差、逐漸拉開的生活方式、以及居住區域上的分化,逐漸發展成此後200年中兩種主要的意識形態的對立。

人類不再經受危險的威脅,黑暗時期的舊土上聚落間的流通日趨頻繁,在教會的驅動下(遵照救贖之旅的旨意)聚合為一。因資源分散且生產力落後,權力的聚合度並不高,主要依靠教會的力量完成覆蓋>世界形成了南方的的克里斯汀神邦和冒險者的北部邊緣領地的格局。

h1160-h1450 牧師時代/馴養師時代(Hλικία Ποιμενικός) 馴養文明的元年

經過100多年,冒險者的領土開拓取得了一些實質性的進展,繪製了第一張簡易世界地圖,劃分出數十個人類實際控制的區域冠以領地。冒險者的隊伍不斷擴大,並在廣闊的大陸上建立起一些新的聚落,包括7號博洛克斯 (後巴爾曼帝都)在內等人口超過5萬人的村鎮。在這當時被稱為「新世界」的新領土上,逐漸產生了新的屬於「冒險者」的秩序(巴爾曼帝國的雛形)。

h1139年,大陸東北角的阿格萊恩(當時的被命名為阿格萊恩的區域指的只有大河-夜露以北幸運山脈以東的區域),熱衷研究人外種群的邊境領主菲利浦·阿格萊恩成功從一顆人外種子裏孵化出了 「完全馴化」的陽葵精,接下來的幾個月中,他又用同樣的方法成功馴化了十余個妖精和野獸屬的人外品種。不過直到十二年後,這一秘密才隨著他的去世公諸於世。

人外的「完全馴化」成為可能!千百年來,人類首次有了掌握世界的感覺,繼而從此拉開了牧師/馴養師文明的新篇章——時為h1151年,後歷法將其定位馴養文明的元年Π0——每一名昔日的冒險者都成了新傳教士,將這一足以奠定人類生靈頂點的位置的科技迅速帶到北方大陸各地。

首不到短短20年的時間,冒險者就組建了強大的,足以與未馴化人外抗衡的人外部隊。在一般應用上,最先發生的是農耕、畜牧與種植業的革命,人們成立馴養協會和提供奴役人外勞力的工會,甚至有專門的人做起了馴化和販賣人外的生計(最早的馴養師和獵人)……

Π39(h1190)信仰之戰與百日戰爭

自北方大陸邁入馴養師時代後,天使神論的信仰根基受到了極大的動搖,克里斯汀教會的統治力搖搖欲墜。北方新土的一些區域宣布禁止教會傳教,克里斯汀內部也出現一些領地使用人外耕作,不願意向教會進貢,這讓教會和統治階級深感不安。對於褻瀆「神」的職責——馴化魔物的行為,不可容忍!

Π39年,教會宣布所有馴養者為異端,下令處死全部來自北方的牧師和使用人外的農場主,發動「信仰之戰」。後來巴爾曼帝國的譜史者也這麽稱呼這場戰爭,則更多的帶有諷刺意味:只因屈服於恐懼和私欲,為了早已不存在的「神仙」而奴役人類同胞(教會是封建的象征但是當時很多領土還在使用奴隸)——這種信仰定會被歷史唾棄。事實上,最終當北方的人外軍團大兵壓境之時,克里斯汀的部隊毫無招架之力,這場戰爭不到一百天,就以教皇卡特裏娜三世的自焚劃上句號。

Π39-42(h1190-h1193) 大陸格局的確立

取得百日戰爭勝利,率領人外大軍凱旋而歸的大將軍三德魯茲回到根城7號博洛克斯(三德·博洛克斯),帶回了振奮人心的消息。認識到人類已經清除了全面步入馴養社會的最後一道障礙,他遂即在同年組建以軍隊和北方領主為集團的評議會,分封爵位,創建貫穿大陸北部全境的龐大國家,成為巴爾曼帝國的第一任皇帝。

百日戰爭後,克里斯汀神邦重新被打散成小國家,但平下階級對信仰的眷戀可沒有那麽簡單主動消散。在巴爾曼帝國的斡旋下,原教會的地址上建立了新克里斯汀神權國,率領小國家成立克里斯汀國家聯邦。並重新將教會選出的兒童立為了新的「神在地面的代行者」,小國家的國王當受「天子」召見。實際上,因為思想解放運動和人外馴養的廣泛普及,天子和天使神論的存在很快沒有了實際意義,神權國的存在只不過是巴爾曼帝國向小國家發號施令的工具。雖然這種不調理的遺患最終成為了阿格萊恩獨立的一大要素,但是那還是幾百年後的遙遠事情。

之後的500年間,大陸一直保持著這種相對和平的格局,巴爾曼帝國最東部的阿格萊恩作為最先步入馴養文明的地區,聚集了最精英的馴養師,始終在馴養技術上走在前列。

Π611(h1762) 阿格萊恩獨立

通過高級協作,人外可以在建造、運輸、灌溉等很多方面發揮更大的潛力。克里斯汀因為優厚的地理環境和人口優勢迅速成為了經濟通商最發達的區域,然而軍事政治上卻依然受制於巴爾曼帝國。協作而非奴役培養起了馴養師和人外之間的感情,阿格萊恩領主歐文積極倡導人外地位的解放運動。人外的解放從宗旨上觸犯了靠與人外抗爭殺出血路的巴爾曼帝國的底線,被保守派絕對控制的議會宣布討伐阿格萊恩。

Π599(h1750) 第一次討伐 討伐部隊迷失精靈之裏;

Π603(h1754)第二次討伐 巴爾曼的飛龍部隊被阿格萊恩的獵人和馴養師組成的義勇軍檔在了維克多關外;十年久攻不下,戰事形成了僵持狀態,這段時間內阿格萊恩和克里斯汀的多個國家交好,交往變得極為頻繁。

Π611 (h1761)巴爾曼的軍隊在阿格萊恩邊境大規模集結。克里斯汀趁此機會火速占領神權國與死亡之地接壤區域的重要關卡,要求巴爾曼停止對阿格萊恩的進攻,否則將進擊兵力薄弱的三得·博洛克斯,巴爾曼被迫接受條件。歐文改名菲利普一世,宣布阿格萊恩,塔姆河流域以及戈蒂亞高地在內的區域獨立,成立阿格萊恩獨立王國。同時克里斯汀通過這一契機控制了領土內的DZ邊境,實質上完成了軍事獨立。大陸的國家和勢力形成了微妙的制衡。

Π683(h1834) 現在

阿格萊恩的王宮的墻上,掛著這麽兩幅肖像。一幅是700年前的邊境領主菲利普·阿格萊恩(0世),他開創了人類的馴養文明;還有一幅是菲利普一世,他建立了這個人類和人外平等相處成為可能的國度。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歷史既然由人類譜寫,反映了人類對近700年的歷史的這一主觀態度。馴養師時代之後的歷史僅以人類側的變遷為主視角,實際上缺少作為靈長的反省。對於在同一個大陸上生息的夥伴——魔物來說,馴養師時代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許不亞於新一輪的災厄:

Π100-300(h1651-h1451)建立在新物種的捕獲與培育的基礎上的生產力革命掀起了全民狩獵熱。過度狩獵和人口擴張導致一些人外的傳統聚居地的生態遭到完全破壞。現在一些牧場裏的養殖人外已經沒有了野生種。

Π300 (h1451)人類馴養的人外總數首次超過野生人外。因為放養、放生等原因,馴養的人外回歸自然迎來第一次大潮。⇒在Π300-500的這一段時間內,野獸和妖精們逐漸通過繁殖在大陸形成自己新的聚居地域,完成了野生人外的「洗牌」。如果細究的話,每一片土地上的變遷都是一篇屬於人外的史詩。因此現在在野外遭遇的人外,並不都是富有攻擊性的品種(都市附近的短生種基本上都是極其溫和的人外聚落)。

Π590-599(h1741-h1750)精靈公主遭囚禁殺害,精靈與人類交惡⇒歐文與精靈王的約定⇒巴爾曼第一次討伐的失敗

Π633(1784)天界完成以1000年為周期的轉生,新生天使將墮天使趕出天界。神聖階級奪回控制權,命大天使重新降下卡露蒂亞-A尋找理性本源,重新鑄造新的理性之楔。然而一切理性是建立在認知的基礎上,作為中立觀察者的大天使來到大陸,首先看到的理性是源自人類的「統治與支配」?還是……

h761 「人外的黃昏」(Ράγκναροκ) 約900年前 人類的「黑暗時期」到來

天使種「理性之楔」的破碎,導致自然界種族間和種族內無差別的廝殺蔓延至大陸全土,人類被迫退守並聚居到更安全的村落。雖然在死於戰火的人並不多,但是因為食物短缺和密集傳播的瘟疫,大陸上的人口還是銳減到100萬以下。
在恐懼之下,出現了一批將消失的天使種尊為神的代行者的宗教——克里斯汀神教,「黃昏末世說」與「救贖之旅」開始成為了艱難時期的思維主流。大多數人對未來抱以悲觀,不相信人類在殘暴魔物的侵襲下能存活下來,只有虔誠的祈禱,讓天使種重新降臨人間,在天使的庇佑下才能躲過人類末日的到來。對人外的恐懼與天使的敬畏始終統治人們的信仰。

h790-1050 「人外的黃昏」的影響趨於沈靜

各個居住圈湧出了一些勇敢的先驅(大多數是食不果腹的較低階層和奴隸),決定離開安全的地區,向廣闊的北部大陸進發。他們拖家帶口,大約組建了一支3000人的先遣隊,成為最初的冒險者。一些大膽的冒險者開始積極嘗試馴養一些野獸系的人外,證明並相信人外是可以馴服為人類所用的,
雖然因為本性兇暴難以馴化,並沒有取得進一步的發展;而對魔物的恐怖與天使的信仰繼續在(主要是留守居住圈的)人類社會中發酵,「克里斯汀神教」淪為統治階級的工具。以上兩種對於魔物截然不同的新舊觀念,以及持有這兩種觀點的人群在地位格差、逐漸拉開的生活方式、以及居住區
域上的分化,逐漸發展成此後200年中兩種主要的意識形態的對立。
人類不再經受危險的威脅,黑暗時期的舊土上聚落間的流通日趨頻繁,在教會的驅動下(遵照救贖之旅的旨意)聚合為一。<因資源分散且生產力落後,權力的聚合度並不高,主要依靠教會的力量完成覆蓋>世界形成了南方的的克里斯汀神邦和冒險者的北部邊緣領地的格局。

h1160-h1450 牧師時代/馴養師時代(Hλικία Ποιμενικός) 馴養文明的元年

經過100多年,冒險者的領土開拓取得了一些實質性的進展,繪製了第一張簡易世界地圖,劃分出數十個人類實際控制的區域冠以領地。冒險者的隊伍不斷擴大,並在廣闊的大陸上建立起一些新的聚落,包括7號博洛克斯 (後巴爾曼帝都)在內等人口超過5萬人的村鎮。在這當時被稱為「新世界
」的新領土上,逐漸產生了新的屬於「冒險者」的秩序(巴爾曼帝國的雛形)。
h1139年,大陸東北角的阿格萊恩(當時的被命名為阿格萊恩的區域指的只有大河-夜露以北幸運山脈以東的區域),熱衷研究人外種群的邊境領主菲利浦·阿格萊恩成功從一顆人外種子裏孵化出了「完全馴化」的陽葵精,接下來的幾個月中,他又用同樣的方法成功馴化了十余個妖精和野獸屬
的人外品種。不過直到十二年後,這一秘密才隨著他的去世公諸於世。人外的「完全馴化」成為可能!千百年來,人類首次有了掌握世界的感覺,繼而從此拉開了牧師/馴養師文明的新篇章——時為h1151年,後歷法將其定位馴養文明的元年Π0——每一名昔日的冒險者都成了新傳教士,將這一足以奠定人類生靈頂點的位置的科技迅速帶到北方大陸各地。
不到短短20年的時間,冒險者就組建了強大的,足以與未馴化人外抗衡的人外部隊。在一般應用上,最先發生的是農耕、畜牧與種植業的革命,人們成立馴養協會和提供奴役人外勞力的工會,甚至有專門的人做起了馴化和販賣人外的生計(最早的馴養師和獵人)……

Π39(h1190)信仰之戰與百日戰爭

自北方大陸邁入馴養師時代後,天使神論的信仰根基受到了極大的動搖,克里斯汀教會的統治力搖搖欲墜。北方新土的一些區域宣布禁止教會傳教,克里斯汀內部也出現一些領地使用人外耕作,不願意向教會進貢,這讓教會和統治階級深感不安。對於褻瀆「神」的職責——馴化魔物的行為,不可容忍!
Π39年,教會宣布所有馴養者為異端,下令處死全部來自北方的牧師和使用人外的農場主,發動「信仰之戰」。後來巴爾曼帝國的譜史者也這麽稱呼這場戰爭,則更多的帶有諷刺意味:只因屈服於恐懼和私欲,為了早已不存在的「神仙」而奴役人類同胞(教會是封建的象征但是當時很多領土還在使用奴隸)——這種信仰定會被歷史唾棄。事實上,最終當北方的人外軍團大兵壓境之時,克里斯汀的部隊毫無招架之力,這場戰爭不到一百天,就以教皇卡特裏娜三世的自焚劃上句號。

Π39-42(h1190-h1193) 大陸格局的確立

取得百日戰爭勝利,率領人外大軍凱旋而歸的大將軍三德魯茲回到根城7號博洛克斯(三德·博洛克斯),帶回了振奮人心的消息。認識到人類已經清除了全面步入馴養社會的最後一道障礙,他遂即在同年組建以軍隊和北方領主為集團的評議會,分封爵位,創建貫穿大陸北部全境的龐大國家,成為巴爾曼帝國的第一任皇帝。
百日戰爭後,克里斯汀神邦重新被打散成小國家,但平下階級對信仰的眷戀可沒有那麽簡單主動消散。在巴爾曼帝國的斡旋下,原教會的地址上建立了新克里斯汀神權國,率領小國家成立克里斯汀國家聯邦。並重新將教會選出的兒童立為了新的「神在地面的代行者」,小國家的國王當受「天子」召見。實際上,因為思想解放運動和人外馴養的廣泛普及,天子和天使神論的存在很快沒有了實際意義,神權國的存在只不過是巴爾曼帝國向小國家發號施令的工具。雖然這種不調理的遺患最終成為了阿格萊恩獨立的一大要素,但是那還是幾百年後的遙遠事情。
之後的500年間,大陸一直保持著這種相對和平的格局,巴爾曼帝國最東部的阿格萊恩作為最先步入馴養文明的地區,聚集了最精英的馴養師,始終在馴養技術上走在前列。

Π611(h1762) 阿格萊恩獨立

通過高級協作,人外可以在建造、運輸、灌溉等很多方面發揮更大的潛力。克里斯汀因為優厚的地理環境和人口優勢迅速成為了經濟通商最發達的區域,然而軍事政治上卻依然受制於巴爾曼帝國。協作而非奴役培養起了馴養師和人外之間的感情,阿格萊恩領主歐文積極倡導人外地位的解放運動。人外的解放從宗旨上觸犯了靠與人外抗爭殺出血路的巴爾曼帝國的底線,被保守派絕對控制的議會宣布討伐阿格萊恩。
Π599(h1750) 第一次討伐 討伐部隊迷失精靈之裏;
Π603(h1754)第二次討伐 巴爾曼的飛龍部隊被阿格萊恩的獵人和馴養師組成的義勇軍檔在了維克多關外;十年久攻不下,戰事形成了僵持狀態,這段時間內阿格萊恩和克里斯汀的多個國家交好,交往變得極為頻繁。
Π611 (h1761)巴爾曼的軍隊在阿格萊恩邊境大規模集結。克里斯汀趁此機會火速占領神權國與死亡之地接壤區域的重要關卡,要求巴爾曼停止對阿格萊恩的進攻,否則將進擊兵力薄弱的三得·博洛克斯,巴爾曼被迫接受條件。歐文改名菲利普一世,宣布阿格萊恩,塔姆河流域以及戈蒂亞高地在內的區域獨立,成立阿格萊恩獨立王國。同時克里斯汀通過這一契機控制了領土內的DZ邊境,實質上完成了軍事獨立。大陸的國家和勢力形成了微妙的制衡。

Π683(h1834) 現在

阿格萊恩的王宮的墻上,掛著這麽兩幅肖像。一幅是700年前的邊境領主菲利普·阿格萊恩(0世),他開創了人類的馴養文明;還有一幅是菲利普一世,他建立了這個人類和人外平等相處成為可能的國度。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歷史既然由人類譜寫,反映了人類對近700年的歷史的這一主觀態度。馴養師時代之後的歷史僅以人類側的變遷為主視角,實際上缺少作為靈長的反省。對於在同一個大陸上生息的夥伴——魔物來說,馴養師時代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許不亞於新一輪的災厄:
Π100-300(h1651-h1451)建立在新物種的捕獲與培育的基礎上的生產力革命掀起了全民狩獵熱。過度狩獵和人口擴張導致一些人外的傳統聚居地的生態遭到完全破壞。現在一些牧場裏的養殖人外已經沒有了野生種。
Π300 (h1451)人類馴養的人外總數首次超過野生人外。因為放養、放生等原因,馴養的人外回歸自然迎來第一次大潮。⇒在Π300-500的這一段時間內,野獸和妖精們逐漸通過繁殖在大陸形成自己新的聚居地域,完成了野生人外的「洗牌」。如果細究的話,每一片土地上的變遷都是一篇屬於人外的史詩。因此現在在野外遭遇的人外,並不都是富有攻擊性的品種(都市附近的短生種基本上都是極其溫和的人外聚落)。
Π590-599(h1741-h1750)精靈公主遭囚禁殺害,精靈與人類交惡⇒歐文與精靈王的約定⇒巴爾曼第一次討伐的失敗
Π633(1784)天界完成以1000年為周期的轉生,新生天使將墮天使趕出天界。神聖階級奪回控制權,命大天使重新降下卡露蒂亞-A尋找理性本源,重新鑄造新的理性之楔。然而一切理性是建立在認知的基礎上,作為中立觀察者的大天使來到大陸,首先看到的理性是源自人類的「統治與支配」?還是……